您所在的位置: 中新焦点网 > 法治在线 >

水城“7.23”山体滑坡三周年祭,以此告慰52位亡灵

发布时间: 2022-08-02 14:03 来源:腾讯 作者:秩名

视频播放

视频播放

2019年7月23日21时20分,贵州省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特大型山体滑坡。援引官方通告,据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抢险救援指挥部消息:

截至7月28日23时30分,经户籍核对、家属报案、DNA比对、对幸存者走访询问、公安大数据分析、通信痕迹查证、与幸存者本人电话及视频核对、以组为单元户为单位“一人一档”逐一复核,确认该滑坡灾害区共有户籍人口22户77人,外来探亲访友、务工人员8人,共计85人,其中已取得联系的在外人员23人,搜救并送医院救治伤员11人,搜救出遇难人员42人,失联人员9人。

事故救援中,经专家现场查看,发生滑坡的平均坡度约为28度,垂直高差到达了500到800米,滑坡长度1100米,滑坡面宽200到600米,滑坡的平均掩埋厚度约5米,滑坡面积约40万平方米,相当于56个足球场左右,滑坡体的体积达到了约200万立方米。

根据气象部门的数据显示,事故发生前6天里,鸡场镇出现了3次强降雨天气,累计降雨量超过了189毫米。杜小玲、彭芳、蓝伟、张艳梅、朱育雷专家团队,对“7.23”水城特大滑坡事件的降水背景分析,一致认为,较强降水使土壤表层增湿、含水量增加,但仍难以判断降水是滑坡的主要诱因,山坡岩体结构改变、重力与支持力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可能才是滑坡的重要原因。

卫生健康委调派紧急医学救援队赶赴灾区开展医疗救治。贵州启动地质灾害I级应急响应,正在上海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贵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提前结束行程,立即赶赴受灾现场。

面对突然来袭的特大山体滑坡,一场紧急救援旋即展开——近千名救援人员连夜驰援,紧盯每一片区域,不放过一丝一毫线索。这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中,大家谁都不想停,每一个人,都在努力为救援出一份力。

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现场应急救援指挥部公开宣布,根据地质专家对搜救现场的风险评估、医学专家对生命体征的探测等综合研判决定,滑坡灾害搜救工作于7月28日23时30分结束。7月29日15时,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遇难者公祭仪式在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的灾害现场举行。救援指挥部、救援队伍、遇难者家属代表、当地干部群众700余人参加,沉痛悼念遇难人员。

迫不及待强制签订“救助协议”,

谁在逃避责任?官兵在争分夺秒,24小时不间断搜救,实在是累了困了,只能在泥泞的玉米地里打个盹。

而此时的官员,同样的忙碌着。在水城县和鸡场镇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动员了所有的机关工作人员、离退休干部党员,全身心投入到“救援队伍”。为了不要岔沟组活着的人有任何“意外和闪失”,按照不同的“帮扶”人员对象,规定三至五个不等“帮扶一个”,几乎是24小时轮流守护着每个家庭的幸存者。

在“7·23”特大山体滑坡三周年祭日,法治中国网记者受邀请前来参加这个不平凡的公祭现场。祭祀日当晚,20多位幸存者围绕当时发生的一切,和记者分享那几天的回忆镜头:

镜头一、2019年7月22日下雨,23日天气晴朗,中午守看刺梨果园的人员发现山顶的山体上有裂缝,还发现了新的泉水。随后向村委反映这一情况,但是没有得到回复。山体滑坡后的第二天,在救援现场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了这样的情况,后被叫到镇政府谈话。自此以后,对此事便缄口不言。

镜头二、23日傍晚8时20左右分,在滑坡第一现场看守施工场地的员工周光现,向停在修路现场的挖掘机内喊话,(具体喊话内容因特别原因此处赞略),随后被喊醒人逃离后,目睹了他被滑坡冲下山坡,连同被冲下坡的还有一辆洒水车和罐车,顺着山坡滚下,而此时有一辆白色面包车经过,直接掉头跑掉。第二天上午,周光现的尸体就是在下坡的半山腰找到的;

镜头三、一遇难者亲属告诉记者,晚八点四十五分左右,他接到电话说是山体滑坡,当时他就在村对面的公路上,目睹了山上大量泥石流冲下山并吞没村庄并报警、喊人,快速赶到现场进行喊话施救。

镜头四、攀枝花煤矿救援队第一个到达现场开始施救,当时是九点二十左右,随后,各路救援陆续到达。

镜头五、24日,鸡场镇政府派员将滑坡源头在建的山顶公路封死,任何人不得靠近,同时将滑坡中心附近三公里内的所有人员都集中到鸡场镇政府大院及学校安全地带。随着各地新闻记者、救援队伍、工作人员、岔沟组村民,全都集中在救助现场。

镜头六、北京青年报、贵州天眼新闻等最先到达的媒体开始采访。

镜头七、24日大概10点左右,对在场的村民提出要求,不得对记者乱说话。

镜头八、随着遇难者数量逐渐增加,镇政府针对每一个遇难者家属进行3人、5人、10人进行跟踪安抚,规定不得见领导,各个家属不得聚在一起。哪怕是上厕所,也得有工作人员跟着。

镜头九、29日下午六时,幸存者接到通知,要求全部到镇政府会议室开会。具体内容没有说明。

镜头十、总共20多人到达开会指定地点,但不是每户都有人去参加。

镜头十一、水城县副县长谢寿阳坐在主席台上,还没有正式开始讲会议的具体内容,现场有人提出对山体滑坡进行质疑。谢寿阳副县长随即将提出质疑人“劝”到四楼的办公室,谈话的主题就是安抚之类的话语,足足谈了两个半小时。

镜头十二、谢寿阳副县长不在,会议自然无法进行,随后工作人员三五成群“保护”着每一个遇难者家属,分别带到2楼、3楼、4楼、5楼不同的办公室,直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救助协议》要求签字。

镜头十三、每个人对于协议内容是不知道的,但是都是同一个方式进行的,协议内容完全是已经填写好的(工作人员手写和打印两种),个人只负责在最后签字同时还被要求对全协议内容出现过的人名进行按手印,签完字后,协议随即被工作人员拿走,个人不得拥有。

镜头十四、内容不知道没关系,不同意签字不行。以下是不同版本的“劝说”(但绝对是真实的)

1、你不签字,明天不给你亲人火化;

2、你不用看了,都是根据上级领导指示办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3、别人都签过了,就剩你一个人了,你不在上面签字,分的安置房就不会有你的,救助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4、你先把协议签好字,明天就给你分房子等等等等

这些镜头尽管不是很多也不是很丰富,但是,鸡场镇镇长罗青艳的工作还算是比较到位的。作为一镇之长,如此“厚待”受灾群众,在逼签协议后,却引发了众多的纠纷,有村民要求记者代问罗青艳镇长一句话:如此“逼签”,你的性哪去了?

“逼签”协议,成为了惹祸的根苗

这就是岔沟组实际户数和实际人口,从该表中不难看出,鸡场镇处理灾区救助存在着严重弄虚作假,原本该享受救助的没有能够享受,据幸存者反映,有些本不是本村组人,也不是受灾区应救助人员,反而获得了救助并分配了安置房,显然是鸡场镇某领导利用手中权力,借助受灾为自己亲属谋福利,贪图专项救助款。

灾难三年过去了,而这个不被外人知晓的救助协议,导致活着的人历经了三年的磨难。最令岔沟组全体人员愤怒的还远远不是这些,而是全村的土地被流转后,三年都没有支付任何款项。假如山体滑坡是天灾的话,那么,镇长罗青艳的这些“政绩”绝对是“人祸”。一位遇难者家属这样说。

贵州水城“7·23”特大山体滑坡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其实,任何天灾都与人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肆意开采,违规作业,监管不力等人为恶径,都会造成生态失衡,都会遭到大自然无情的报复。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任何灾难发生后,都应该实行严厉的问责制度和更加严格的事故灾害评估制度,把各种人为因素和责任查找出来,不放过任何一个责任人,这样才能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


来源链接:https://page.om.qq.com/page/O2RwpltqDwNriXi1o1kbmkTw0?share_channel=6

责任编辑:admin
原创文章版权归中新焦点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cnewsw.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今日快讯

MORE>